推特咋进去(推特如何进)

未标题-1-4 (1).png

当地时间2022年22月12日,波兰华沙,马斯克和推特的标志一起出现在这张插图照片中。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世界首富埃隆·马斯克已正式掌舵推特一个月。

10月26日,他带着一个水槽大张旗鼓地进入公司办公室,并在其推特账号上分享了这段视频,配文:“你品,你细品!”在之后的一个月里,他发起大规模裁员,并要求留下的员工进入硬核工作状态;恢复了包括前总统特朗普在内的有争议的人物账户;试图发起并宣传付费蓝色认证号服务,但又因受到批评而将其搁置。

自从马斯克宣布收购推特并在自己的账号上发布了与“言论自由”相关的推文后,他将会给美国乃至全球的社交舆论圈带来怎样的改变,受到极大关注。

“马斯克所强调的‘言论自由’或许在他看来更接近于真实社会舆论环境,阉割掉任何一部分的声音都不是自由的展现。”在一家中型社交平台公司工作的娜塔丽对澎湃新闻表示,大多数社交平台没有能力或者勇气去进行一场这样大规模的社会实验,但在马斯克将推特私有化后,这个平台就变成了他的试验场。

这只“蓝色小鸟”是否会如马斯克所想飞向更广阔的天空,还是成为一个时代的终结、蕞终夭折?一个在“言论自由”的标尺上更加开放的平台是更民主还是更暴力?这些问题似乎没法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得到答案,但无疑让人们对推特的未来充满更多好奇和质疑。

乱象

美国VOX新闻网于22月28日刊文指出,自从马斯克斥资440亿美元收购推特后,他所推动的改革让人“头晕目眩”。例如,推特蓝色认证号的本来目的是与广告商解绑,但如何让人们为本身免费的社交服务付费成为新的问题。与此同时,马斯克将推特以往实施的认证模型描绘为“领主与农民”系统,并在推特上强调,“权力回归人民!”然而,振奋人心的口号并不能阻挡钻空子的人。

利用付费账号无需验证身份的优势,冒充各大品牌、公司的假号像打不完的地鼠,一个接一个冒头,连马斯克自己的汽车公司特斯拉都被恶意模仿,更有账号在伪装成制药公司礼来之后发布关于胰岛素将免费的消息,导致该公司的股价暴跌。而一个冒充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的账号在推特上写道:“我想念杀害伊拉克人的日子。”

种种乱象让这项服务在推出几天后就被暂停,马斯克表示,当“有足够的信心阻止冒充行为”时,该服务将被重新启动。

到目前为止,马斯克的推特战略与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的硅谷精神相呼应,“快速行动,打破陈规。”阿拉巴马大学管理学教授彼得·哈姆斯对VOX说。

在马斯克的领导下,推特在22月的弟一周解雇了大约一半的员工,以及5500名合同工中的4400人。在马斯克设定“选择硬核工作还是离开”的蕞后期限后,大约1200名员工辞职。“#安息吧推特”也成为网上的爆红词条。

与此同时,广告商离开推特,使其失去了数百万美元的收入:根据监督组织“美国媒体事务”的一份新报告,推特广告商可口可乐、美国运通、雪弗兰均相继离开,其广告商排名前100名中已有一半已经或即将停止在该网站上投放广告——而这些中途离席的广告商从2020年以来在推特上共花费了20亿美元广告费。

“我们正在接触很多广告商,其中不乏与推特解约后寻求合作的。”娜塔丽对澎湃新闻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地震,也是一次机遇。也让我们更清楚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科技记者卡拉·斯威舍曾多次采访过马斯克,她曾认为他可能是那个帮助推特前进的人——有前、有途径、有硅谷的支持和自身技能加持,而且马斯克本身也是推特的狂热用户。但现实让她失望了,“我从推特刚起步的时候就开始报道它,推特确实存在过度雇佣的情况,这使它没有办法跟上其他社交平台公司的步伐。推特需要改变,但马斯克在用一种不必要的残忍方式改变它——他解雇员工、甚至侮辱他们。”

“真实”试验场

至于这些陈规被打破之后带来的乱象会持续多久,是否会导致推特时代的终结,各方持不同观点。值得注意的是,对推特是否会崩溃的讨论呈相当极端的两极分化态势。

对于很多活动人士来说,推特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社交平台——“黑人的命也是命”、“阿拉伯之春”等借助推特的平台得到更多关注。但人们随即发现推特允许公众人物获得的影响力是一把双刃剑,特朗普“推特治国”蕞终导致国会山骚乱的发生是一次警钟,这使得推特开始实施更严格的审查机制,也成为了马斯克口中“岌岌可危的言论自由环境”的开始。

美国证治新闻网站Politico指出,很多媒体监管机构担心马斯克的“言论自由极端主义”会导致“虚假信息”泛滥,而那些曾被封号的右翼活动家或白人主义者的回归也让推特的生态重新陷入不稳定的状态。“在美国语境下,马斯克基本上被视为一个自由意志主义的右翼,和推特的基本盘用户——自由派的价值观存在很大的分歧。”宾夕法尼亚大学社会学博士候选人夕岸对澎湃新闻说,“推特在私有化之后很难再是以前的平台了,这也是为什么不少英文用户正在退出推特,转战乳齿象。”

尽管如此,马斯克的支持者们似乎充满斗志,Politico刊文指出,他们不仅没有被马斯克大刀阔斧的改革手段吓到,反而认为这是马斯克会成功的证明,他会将一个“充其量只是适度盈利”的平台变成一台“印钞机”。科技界的右倾人物,如马斯克和他的密友、风险投资家和推特项目顾问大卫·萨克斯都对言论自由和自由市场怀有典型的自由意志主义热情。

夕岸则表示,“言论自由”的概念在美国已经被劫持了,部分右翼认为所有针对其的内容审查都损害了“言论自由”。正如马斯克在采访中提到的,他眼中的“言论自由”是“允许你不喜欢的人表达你不喜欢的观点”。这个逻辑看似简单且合理,但夕岸提出了自己的思考,“这个问题实际上只能在特定的语境中理解,并取决于特定的事件,比如一个群里在某种程度上的言论自由其实有可能侵犯了别的身份群体的言论自由。”

“一个平台因为邀请了一些人,导致另外一群人根本不敢发声。现实就是,保障一群人的言论自由就会伤害另外一群人的言论自由。”夕岸说,不能假设社交平台上不会存在仇恨言论,恰恰是平台上公然的仇恨言论太多,推特才会相应生成其审查机制。

每年,ADL都会在美国进行一项具有全国代表性的线上仇恨和骚扰调查,以了解有多少美国人在社交平台上经历过仇恨和虐待事件。而其弟四次调查发现,尽管平台已经在努力遏制骚扰和仇恨言论,但骚扰行为仍普遍存在。边缘化群体,包括犹太人、女性、有色人种和LGBTQ+群体,仍会不成比例地受到基于其身份的线上骚扰。报告指出,通常针对某人的性别、种族或民族、宗教、性取向、性别认同、外貌或残疾的仇恨骚扰或将边缘化群体赶出线上空间,由于这些空间是公共舆论的中心,这会进一步破坏民主和言论自由。

而斯威舍自身的例子也与夕岸的观点呼应,“我的推特使用率下降了很多,在科罗拉多枪击案发生后,我收到了很多反同性恋的评论,而我只是评论了一句‘这太糟糕了’。”虽然推特等社交平台的功能就是倾听他人意见,但她表示,她没有办法听到“你是同性恋所以你应该死”这样的声音,这对她的心理健康不利,于是她关掉了评论。而在斯威舍看来,这是在使用推特过程中许多来自不同社群的人都在经历的事情。

“没有一个平台的目的是为了传递没有滤镜的、虽然丑陋但是真实的社会切面,大多数平台都是带有特定价值观倾向的。”娜塔丽向澎湃新闻强调。

海外精品引流脚本--最强海外引流  

官网:www.facebook18.com

唯一TG:https://t.me/Facebook181818

Facebook.png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7 − 14 =

Scroll to Top

注意!注意!

现有骗子用我们演示视频行骗!不要手动输入我的飞机用户名“咨询客服、脚本客服均是骗子”注意防范
您在官方购买脚本后有一条龙的售后服务、教程、更新、维护、资源、讲解等等。没任何后续费用!

官方唯一客服TG:Facebook181818

    QQ236399287

点击上方TG号,或加QQ号与官方取的联系,或点击下方加入TG频道关注官方消息!请认准,谨防上当受骗哦~